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Personal Note

“财务自由”这四个字在大多数场合看到,都容易让人的焦虑水平大幅上升。不过我认为,财务自由其实是一个非常灵活的概念,实现财务自由的资产数量也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异。毕竟,完全不必在生活方式上妥协,实现肥FIRE的人也是有限的。大多数FIRE运动的追随者都需要对原有的生活方式做出调整,包括但不限于房子由大换小,搬家到消费水平更低的其它城市甚至其它国家,消费观念和实践的调整(由被物质裹挟到简单生活)等。

而关于FIRE运动中“早退休”的部分,大家实践起来也各有不同,但是相信很少有人是真的大好年华辞了工作,就只是为了做沙发土豆。更多人还是在积极参与世界的运转,与外界保持着良好的交互,爱游历的,可以到处旅行,尤其是到一些消费水平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其实花费有限而且可控。有创作才华的,可以潜心创作实践,说不好还能开辟出新天地。而那些存款预计只够维持退休生活的,也可以选择根据需要打打零工,重要的是不必再看人脸色,随时可以拍屁股走人。

此外,还应指出,FIRE运动对于那些身处政府提供良好的社会保障和良好的全民医保的国家和地区更容易展开,毕竟刨去了对生病后无力负担的担忧,个体对于遥远或者不远将来的老年生活的恐惧也消了大半。在这方面,不知道有没有不错的商业保险可供选择。

就我个人而言,我看到这个概念的那刻,就觉得非常有吸引力。因为觉得实在很难想象自己困在大公司的内部组织结构中动弹不得。我设想的生活还是可以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居住,游荡,体会当地文化和生活,也许能顺便实现自身中藏着的创作潜力。

以下是正文

这篇是纽约时报对于FIRE运动的报道,这里转载的中文版本来自纽约时报中文版。

本文作者是 STEVEN KURUTZ 文章发表在 2018年9月5日

2012年左右,卡尔·詹森(Carl Jensen)经历了他所说的“觉醒”。
他当时是丹佛郊区的一个软件工程师,为一个医疗设备写代码。这份工作压力很大。按照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要求,他必须记录下每一个步骤。代码上的一个错误,就会对病人造成损害或导致他们死亡。
当时詹森一年能赚约11万美元,有福利待遇,但这些与工作带来的压力相比似乎不怎么值得。下班后,他不能和家人一起放松;他会整天蜷缩着坐在马桶上。他体重掉了10磅。
在一个尤其繁忙的工作日过后,詹森开始在网上搜索:“我如何能早早退休?”,结果让他大开眼界。他和妻子谈了谈,想出了一个计划:他们在接下来的五年从收入中存下一大笔钱,大幅削减开支,直到两人的净资产达到120万美元左右。

2017年3月10日是一个周二,在这天,詹森打给自己的老板,在公司工作15年后提出辞职。准确来说,他不是辞职,而是退休。那一年他43岁。
尽管詹森的故事听起来很不寻常,但这里还有一个不那么极端的版本:一个在华尔街赚了大钱的股票经纪人拉起船帆去了加勒比。他是目前一股正在壮大的运动的一部分,在其中,年轻职场人士打定主意要全心全意地永远辞职。
千禧一代已经拥抱了这个所谓的“FIRE”运动——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经济独立、早早退休)的首字母缩写。他们将这个运动视为逃离吸食灵魂、占据时间的工作和一个为消费主义所推动的经济的方式。
“FIRE”的追随者一般是男性、从事科技行业、左脑思维的工程师类型,他们会计算未来40年的复利,或是低成本指数基金对房地产出租的投资回报率,这样的话题会让别人听不懂。

《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卡尔·詹森 ROSS TAYLO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确实,在Reddit留言板或例如“钱胡子先生”(Mr Money Mustache)博客上,关于“FIRE”的讨论围绕着财务管理:将你的储蓄比例增加到神圣的70%的策略;通过用航空公司的回馈卡廉价出行;在杂货店省下几分几毫的方法。
一些人的做法是“瘦FIRE”(极度节俭),一些人会实施“肥FIRE”(在维持一个较为常规的生活水准的同时,进行储蓄和投资),还有一些人的做法则是“咖啡师FIRE”(退休后在星巴克兼职,只是为了这家公司提供的医保)。“FIRE中”意味着减少开支,最大化节约,同时积聚能够创收的投资,这些投资足以支撑生活。“已FIRE”则意味着这个目标已经达成。
“许多人都认为你是个新时代的嬉皮士,”詹森表示。他卖掉了自己四卧四卫的房子,降级到了一个面积较小的住宅里,并且在迈向“FIRE”的过程中就把资金存满了自己的退休账户。“他们根本没法理解”。
退休期间,詹森和妻子、两个女儿计划每年靠着约4万美元的投资收益生活。由于他的妻子还在工作,他们还没有动用那些退休账户。退休生活时间充裕,但却不怎么奢侈:日用品购自好市多(Costco),汽车和家里的维修都是他自己来。
“人们总是以为外部环境发生了改变:‘噢,你肯定是继承了一笔遗产,’”詹森说。“我们只是选择比自己财政承受能力低的生活方式。这本身就是一个激进的想法。”

《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詹森和妻女生活在科罗拉多州朗蒙特。 ROSS TAYLO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同样激进的,是在你30来岁或40岁出头就选择退出职场,这个岁数通常是男性和女性在人生中、在职场上前进的时候,或者不那么开心的,为了缴纳账单,忍受着每日的苦工,直到开始收到退休社保金。
杰森·朗(Jason Long)是一位住在田纳西州乡村的药剂师,他在去年以38岁的“高龄”退休。他说,他的父亲很难理解他为什么不能继续工作、领取15万美元的薪水。
但朗说,他做这份工作非常不开心。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目睹了药品价格飞涨、生病的人与医保公司斗争、过度的阿片类药物处方和成瘾危机。那些愤怒的、经济拮据的顾客经常对药品柜台后面的人发泄。
“有的时候我一次要上12或14个小时的班。我不去洗手间,也不吃饭,因为我有成堆的工作要做,”朗说。
和詹森一样,在过去的十年里,他把相当一部分收入存起来。他和妻子有一套已付清的住房,并拥有价值略高于100万美元的投资组合。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
“现实的情况是,我已经有那么多钱了,”朗说,“这时,去做一份每天都让你痛苦不堪的工作来充实银行账户是没有意义的。”

《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在一个格外残酷的工作日后,詹森上谷歌搜索了“如何早早退休”。 ROSS TAYLO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放弃对财富的激烈竞争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从18世纪的震教徒(Shaker)到60和70年代的嬉皮士,历史上有一连串的美国人信奉简朴的生活。《富足人生:要钱还是要命》(Your Money or Your Life)一书是“FIRE”运动的圣经之一,该书教导读者减少花销,珍惜时间(或“生命能量”),而不是物质财富。该书于1992年出版。
不过,与乔·多明戈兹(Joe Dominguez)合著这本财务指南的维姬·罗宾(Vicki Robin)说,“FIRE”的追随者与90年代的隐居者不同。“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让一群人辞掉工作,”罗宾说,“我们的目标是降低消耗,以拯救地球。我们吸引了长期生活简单的人,宗教人士,和环保人士。”
相比之下,FIRE的追随者“非常喜欢数字,对税收和会计的细枝末节很着迷”,她说。
他们还受益于股市的一段长期牛市行情,在某些情况下也因为享有阶级、种族、性别和背景的特权。比如说,如果你从事的是一份拿最低工资的工作,或者你背负着沉重的学生贷款债务,或者因为你在一个犯罪猖獗的社区中长大,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机会,那你就很难在40岁时退休。
但是,如果FIRE的追随者如罗宾所说,和前辈相比“没有那些远大的目标”,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坚决地退出职场呢?如果实现这个目标,许多千禧一代的人参加工作的时间还没超过十年。
她说,这与能动性有关:“在这种经济环境下,工作者几乎没有能控制自己存在的感觉。人是耗材。你是个年轻人,你向前看,然后问自己,‘我能得到什么?’”

《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里肯斯夫妇从加州搬到了俄勒冈州。 LEAH NAS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准确地描述了克里斯蒂·沈(Kristy Shen)和布赖斯·梁(Bryce Leung)的感受。这对来自多伦多的夫妇于2015年从他们在科技行业的职位退休,开始把全部时间花在环游世界上,这种做法让他们成为了小小的名人(同时也成了网络仇恨者的目标)。那时他们刚30岁出头。
让沈警醒的时刻是,她看到一位IT同事在连续工作了14个小时后瘫倒在他的办公桌边。在那之前的几年里,她和梁一直都在按照父母为他们制定的路线行事,试图在多伦多价格飞涨的房地产市场上买房子。
但是,沈说:“不管你省下来多少钱,买房子的目标一直很遥远,而且越来越远。我看到有人被偿还抵押贷款的压力压垮了。”
虽然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在蓬勃发展的技术行业有高薪工作,但沈和梁也随时面临着外包和人工智能的威胁,他们完全不指望将来能拿到退休金,甚至对他们的雇主在五年后是否还存在都不抱希望。
与此同时,他们的工作需要全身心投入。这对夫妇没有把自己拴在大额抵押贷款上,从而也就没有把自己拴在高压工作岗位上,而是决定把钱用于一组投资,告别了他们的工作。
沈和梁摆脱了大城市的生活,这种做法代表着FIRE流行的另一个原因:城市生活的成本很高,尤其是在纽约和南加州等地。疯狂的房价,昂贵的儿童保育费用,还有所谓的“生活方式升级”的诱惑。
“我们每月的房租将近3000美元,这还被认为是相当合算的,”35岁的斯科特·里肯斯(Scott Rieckens)说,他和33岁的妻子泰勒(Taylor)及他们的女儿直到最近还住在加州科罗纳多,与圣地亚哥隔海湾相望。“我们两人每年挣的钱大约是16万美元,但剩下的不多。”

《纽约时报: 如何在30岁时实现财务自由,早早退休?》

里肯斯夫妇生活在本德,那里没有州销售税,他们也买得起那里的房子。 LEAH NAS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听了《纽约客》对“钱胡子先生”(真名皮特·阿登尼[Pete Adeney],《纽约客》称他为“节俭大师”,他30岁就退休了)的播客采访后,斯科特·里肯斯深受启发。他对妻子说,他们应该放弃他们租的宝马车,不再经常在外面吃饭。但即使在生活方式上做了这些缩减,他们也不能大幅度地提高自己的储蓄率,除非他们搬到一个更便宜的社区去,这种去杠杆化的策略被FIRE族称为“套利”。
阿登尼说,他们的想法是从硅谷这样的地方“获得高薪”,“然后把积累起来的钱带到这个国家成千上万的不错的、负担得起的市镇去,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始第二阶段的生活。”
泰勒·里肯斯的工作是为公司招募员工,起初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宝马车和海滩边上的生活,以及这种生活的气派,直到她看了一个退休计算器的结果,计算器显示,如果他们采用FIRE生活方式并搬走的话,他们可以在10年内退休;如果他们继续在科罗纳多享受高档生活方式的话,他们需要工作到90岁才能退休。
“我以前从不关心财务情况。我以为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她说。“生了孩子后,我在如何能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孩子身上这个问题上面临很大的压力。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我几乎被我工作所奴役。”
去年,这对夫妇离开了南加州,去寻找一个能带给他们更多经济自由的社区。斯科特·里肯斯曾是一家创意公司的创意总监,他用纪录片《玩FIRE》(Playing With FIRE)记录了这个过程。
他们最后选择了俄勒冈州的本德,俄勒冈州没有州销售税,他们也买得起那里的房子。他们买了一辆已经跑过18.6万英里的本田CRV旧车,放弃了宝马,家里只剩下一辆车,在当地给本田车加油,每加仑的汽油价格要比圣地亚哥便宜一美元,不过,斯科特·里肯斯经常在城里骑自行车。
“提前退休这种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控制你的时间。”他说。“如果你深入研究退休的定义,你会发现,你是在从强制劳动中退休。不一定要在海滩上喝菠萝汁朗姆酒才算。”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