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8!

年底的时候,朋友在聊天过程中发过来一篇微信文章,标题大致是2018为什么这么艰难。我没有点开,因为可以很容易的想象文章的内容会是什么。然后没过多一会儿,微博看到有人转发此文时附加的评论,指出日子变得艰难的一个原因正是这篇文章传开后迅速被限制阅读的原因。

不知道是年龄渐长,还是现在资讯实在是爆炸,很多之前发生的事情如果不去查证已经很难弄清楚究竟是何时发生的了。比如中国的Constitutional Amendments,其实就是去年3月的事儿,可是不仔细想想,仿佛已经是更久之前的事儿了。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把在社交网站上的签名改成了「越是这样的时世,越是要活得蓬勃有声色。力量上比不过,至少要比他长寿。」

除了改签名,以及对相关的微博简单的转发和评论,针对这件事我好像也没做什么,而且说实话也似乎没有能做什么的空间。这样的现实真是让人无力。我肉身在墙外,而且近期内就有望彻底翻墙成功,尚且如此,很难想象墙内的人们会如何。那篇二十年前的著名主编寄语中说有一种力量「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而如今这操蛋的时局下,这种力量怕是愈发微弱了。

说回到个人生活,去年一月一日回国过寒假,元旦就是在休士顿到北京的飞机上睡过去的。在北京停留时为了消除痘坑痘印,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做了一次全脸的点阵激光,这也预示了我回美国后在这件事情上做出的一系列努力,包括酸焕肤等,很多经验教训。关于这个,我找时间要专门写篇文章总结一下。此外,我还在十月底和十一月底分别打了第一针和第二针的HPV疫苗,第三针就要等到今年四月份左右打了。由于是在校医院打的,所以全程一分未花。

去年新年跨年时,我注册了Vanguard和Robinhood账户,然后1月3日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炒股,买的是Vanguard High Dividend Yield ETF,之后又陆续买入了Apple,Facebook,Alibaba,JD,Walmart等股票,之前大概赚了几百刀的样子,但是后来贸易战激化,Trump执政政策的混乱,加上全球性的熊市预期,Alibaba和JD等股价下跌,我抄底抄到了半山腰,结果现在到了年底,有了一些账面上的亏损。许多年前,我曾经断定自己不适合股票投资,因为觉得自己一旦股票亏钱会夜不能寐。不过,回顾这一年的投资经验,我最大的收获是发现自己其实是非常适合做投资的。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我遇事不慌。年初刚买股票和ETF不久,就出现了股市的大规模回调,我当时不过是投了几千刀吧,最坏时就出现了近千刀的账面亏损,不过我完全稳住了,因为我认为自己购买的蓝筹股长期来看仍有上升空间,而且我这笔钱并非急用,就算是迫不得已被套牢一段时间,断不会对生活造成明显影响。好在没过多久,回调结束,我购买的股票就持续上涨,很快就有了非常不错的账面收益。其次,我自认为拥有合宜的理财观念,具体投资时会考虑投资方式和渠道的多样化,而且避免投机,也避免买涨杀跌,我时刻告诫自己的是「时间是你的朋友,而时机不是」,所以我也不追求买到最低卖到最高。等股市稳定下来,我打算尝试一下定时不定额投资。最后,我相信价值投资并尽力贯彻在投资实践中,从不轻信国内和台湾那帮「大师」的投资理念和体系,在hi-pda E版扫到有人讨论的所谓「缠」论,我连看都不看。

学业上,我从国内回来后久久未进入状态,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终于着急了,于是每天从早到晚将精力都花在上面,终于从无到有在四月底基本完成了。不幸的是我有个死扣细节的德国导师,由于我时间本来就紧,而他又扣住那些完全微不足道的细节不放,导致我错过了春季学期前通过 prelim 的可能性,而他暑假又会去日本呆上一个月,加上暑假期间很难将论文委员会的老师们齐聚一处,整个暑假我也没有再碰过毕业论文的研究计划。

因为预期到当年无法毕业,整个士气大落,不过好在我四月底开始学习Python,然后开始在Datacamp 上学习整个22门课的 Data Scientist with Python 的课程,并在五周多的时间修完,后来陆续又深入学习了 Datacamp 上面 R 的一些课程,基本确定要转行做数据科学家了。不过由于之前的知识结构和学科背景,我很有自知之明的只是打算做一个软核的数据科学家。我把自己学习的这段精力总结下来,在豆瓣发了一篇叫《数据科学家 (Data Scientist) 自我养成计划》的日记,反响也很不错。

在学 Python这段期间,我一直不大提得起兴趣完成自己的论文研究计划,不过到了八九月份,还是有些慌了,只是每次和导师见面,听着他让我加有的没的,实在是颇为反感,所以一直拖到12月底,我才算是满足了他的全部要求,他终于允许我和委员会成员们商讨研究计划的日子了,但是中间还是颇有波折,这里按下不表,实在是不太想谈论他了,每次都给我带来一些负面情绪。不过,既然说到这里,我还是扩展几句,我发现自己非常不适合做那些非常强势非常dominant的导师的学生,我在国内读硕士时本已吃了这样的亏,结果到了美国后,竟然再次重蹈覆辙,选了全系最为dorminant的德国教授做导师。这些说起来都是成长的代价吧,以后一定避免犯这类错误。

现在来说我去年年底在东西两岸两个城市的旅行,十一月初时,我去San Diego开会,虽然整个在会场的体验很不好(第一次参加这个年会,基本没有认识的人,也很少有人在我的论文海报前驻足交谈),不过我真的是很迷这个城市,气候好的让人无法相信,可以休闲玩耍的地方也非常多,几天内数个著名景点比如动物园海洋世界拉霍亚海滩中途岛航母博物馆胜利之吻雕像什么的基本让我去了个遍。在这里呆了六天左右之后,我直接飞到了波士顿并在那里停留了七天,逛了波士顿市立图书馆及那附近的几处著名景点,去了MIT商学院,还去看了主楼顶层看了金碧辉煌的穹顶,然后趁着夜色溜进了哈佛校园,摸到了哈佛雕像的右脚。然后休息了一天,走完了Freedome Trail,这当中在昆西市场吃到了著名的波士顿龙虾卷,喝了蛤蜊浓汤。这样的双城游记我也会抽空整理一下,把熊猫吃竹子和北极熊游泳等视频都整理一下,发到Youtube,然后帖到网站上。

在2018的最后两三天,我花了几个小时研究了如何建立网站,于是就购买了域名(juyixingjian.com是最先买的,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又买了三个,还包括一个我名字全拼的 .pro域名),购买了主机空间,用wordpress见了三个网站,还有一个域名暂时没有想好做什么。同时用我的名字全拼的域名做了我的域名邮箱。关于这方面,我也有好多东西想要分享,包括域名和主机的购买,域名的解析,SSL的申请与安装,以及域名邮箱的设置等等。我会抽时间把这些总结出来。

2018年的倒数第二天,我赶在需要提交指纹等生物信息(自2018年12月31日起)前提交了加拿大的签证。在这个过程中,我又深入了解了一下加拿大Express Entry的要求,发现等我博士学位到手之后,只要雅思考到两个7两个8,就可以达到454分,这个分数,应该会毫无悬念的被加政府邀请申加国的PR。由于年龄的原因和心态的变化,我已经不太想耗在美国从抽H1B开始然后等五六年拿美国绿卡了,对于我这种非STEM专业的学生而言,中间充满了多种不确定性。而且我仔细思考了自己想过的生活,就算我不排斥在进大公司做一只螺丝钉(哪怕是收入不错的螺丝丁),我也无法想象自己这样生活一直到老。在这种情形下,拿加拿大绿卡(从申请开始到拿到几千人民币数月就可以搞定)就是更有吸引力的选择。其实如果我确定要申加拿大绿卡,这个签证本可以不必申,但是我想着也许我可以在申请之前亲自去看看,这样更有助于下决定。

其实这个年终总结我本来预计会简短的,因为在头脑里构思时觉得没什么可说的,结果一旦开始写了之后,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我就当作是今年一些文章的写作脉络和提纲吧。那么就先到这里,我一会儿打算写对于2019的展望与计划。

再见,2018!

 

点赞